据报道韩国国防部发布《2020国防白皮书》 措辞变化有奥妙

向日施压,示意对朝平息事态。

韩国防务白皮书的措辞变化颇多。

对于中日朝等韩国近邻的表述,韩国国防部2日发布《2020国防白皮书》对其进行了调整,其中有关日本的定位和表述变化最大。与以往日本的“伙伴”定位相比,新版《白皮书》只把日本称为“邻国”,并把日本的排名降到了第二位,排在中国之后,与周边国家进行国防交流合作。另外,《白皮书》对朝表述中敌意色彩明显减弱,并删去了中韩两国在“萨德”反导系统方面存在的矛盾。

「中日朝是韩国周边各具特色的双边关系,「白皮书」措辞的变化,反映出韩国在美国拜登政府执政后,对国际局势的判断,以及对这些特殊关系的调整。」东北地区安全研究中心主任、吉林大学国家发展与安全研究院副院长郭锐表示,“但是这些措辞上的变化主要是战术上的,并不代表方向上的变化。

韩日

由"伙伴"到邻国

每两年发布一期的韩国防务白皮书,对日表述的缩减,直白地反映出近两年韩日关系的糟糕程度。

涉及韩日关系的《白皮书》中写到,“不仅是为了两国关系,为了东北亚乃至国际社会的和平与繁荣,作为邻国,两国应该保持合作”。同时,《2018年白皮书》还指出,韩日两国“地理相邻,文化相近,既是紧密邻邦,又是共同致力于全球和平与繁荣的伙伴”。

然而,两年来,韩日关系从“伙伴”到“邻国”,从“亲密”到“应该”,反映了两国之间根深蒂固的矛盾:部分日本政治领导人坚持独岛(日本称为竹岛)属于日本领土,挑衅韩国主权;日本巡逻机多次低空飞越韩国军舰,主动示威,并反诬蔑韩国用火控雷达照射日本飞机;在诸如“慰安妇”这样的历史性问题上,韩国也对日本歪曲事实、拒绝赔偿的行为深表不满。

但是,一位韩国官员在吹风会上承认,日本自2019年7月起对韩国实施的出口限制是阻碍两国关系改善的主要因素。

虽然《白皮书》称,韩国愿与日本一道,继续致力于维护朝鲜半岛和东北亚的和平与稳定,但据韩媒报道,日本防务省已就《白皮书》征召韩国武官一事提出抗议。韩国和日本都是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盟友,美国国防部说。

他说:“美国拜登政府在修复美欧关系方面遇到了意料之外的阻力,使韩国意识到其战略价值的提升。考虑到韩日关系前景黯淡,韩国有意借此打压日本,以突出“美韩轴线”在美国印太战略中的地位。”郭锐分析说。

韩中

去掉了萨德的矛盾。

中国方面,《白皮书》不仅在阐述与周边国家防务交流合作的章节中把中国放在首位,还删除了2016年因“萨德”反导系统进入韩而引发矛盾的两国内容,写到“韩中两国为了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于2017年文在寅总统就职第一年举行中韩首脑会谈”。

1月2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文在寅在电话中互相致以新年的问候。他说,中韩两国同舟共济,携手推进各领域交流合作取得丰硕成果,尤其是双方出台了行之有效的制度安排,树立了合作抗击灾难的典范,充分体现了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高水平。

习近平强调,双方要继续发挥联防合作机制和“快速通道”的作用,为两国的疫情控制和经济发展服务,为地区和国际抗疫合作提供支持。我们应该加快完成中韩自由贸易协定的第二阶段谈判,促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早日生效,加快中日韩自由贸易区的建设。

韩国愿与中国密切交流,深化民族友好关系,继续推进抗灾救灾、经贸、文化和教育等领域的合作。

韩国朝代

降低敌意的色彩

关于对朝关系,《白皮书》延续了2018年版的基调,没有使用“主要敌人”朝鲜这一说法。虽然《白皮书》继续关注朝鲜增加导弹旅和机械化步兵师,加强核导向能力,以及特战部队等方面的防务建设,但仍然评估了双方改善彼此关系的意愿。

日韩关系的恶化,增强了韩国改善与北方关系的意愿。郭锐指出,“与前任相比,拜登政府在推动朝美对话方面表现得并不积极,文在寅在朝美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他对此既感到焦虑,又需要对朝鲜给予某种安抚。

在韩国国防部长徐旭1月27日的新年记者见面会上,就将于3月初举行的韩美联合军演,释放出两个信号:第一个信号是,由于疾病爆发的影响,今年上半年的军演将缩减,第二个信号是,不介意与朝鲜讨论军演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韩国希望借韩美联合军演的机会,完成对未来由韩国军方主导的联合司令部“充分运用能力阶段”的检验评估,从而促进战时作战指挥权的恢复。但是韩媒认为,美国仍然会以韩国军队训练不足、疫情影响持续等理由,对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继续持否定态度。

这段时间韩国发布了防务“白皮书”,无论是向日施压,向中国示好,还是安抚北邻,虽然没有什么方向上的变化,但都着眼于拜登执政后美国全球战略的调整。不过,对于防务尚不成熟的韩国来说,在大国与强邻之间寻求平衡绝非易事。

原创文章,作者:小馨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eduba.com/21467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