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旋转门”背后的美国“权力密码”

蓬佩奥卸任后,被美国媒体称为“史上最差劲国务卿”的他又有了新的职业——加入华盛顿保守派智库哈德逊研究所。像他一样,许多被解雇的特朗普政府高官也很快在私人部门重新找到工作。这一政府机构和私人部门之间的“旋转门”现象,已经发展成为美国权力关系网中常见的政治生态,反映出越来越多的金钱与权力的结合。

精英力量

在离职后,美国政府高级官员经常利用工作中建立的关系,在企业、律师事务所、智囊团和其他机构中寻找薪水高或有影响力的职位,或建立自己的咨询公司等等。同时,商业巨头和利益集团也常常将高层官员输送到美国政府,从而影响政策的制定和执行。

近几年这样的“旋转门”越来越多:在前总统特朗普的任期内,第一任国务卿蒂勒森直接从埃克森美孚的高管职位上“旋转”;财政部长姆努钦来自华尔街投资银行高盛集团;国防部长埃斯珀是一家军工企业雷神公司的高管…

辞职后的高官也更容易找到“高品质的归宿”。一些美国媒体透露,埃斯珀或者加入传统保守的智囊团,或者返回雷神。JamesCraper曾在美国政府情报部门担任要职,他于2006年离职后,在国安咨询公司担任高管,同时也在多家公司担任董事会成员,其中几家与他之前任职的政府部门有合同关系。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奥巴马政府的国土安全部长JeanJohnson担任了著名的法律公司的董事,并在离开政府后成为了美国军事工业巨头Lockheed-Martin的董事会成员。在担任防长之前,奥巴马政府的国防部长哈格尔还在许多公司任职过,其中包括雪铁龙公司。

在《权力精英》一书中,美国社会学家查尔斯·赖特·米尔斯称这些出入“旋转门”的人为美国“权力精英”。这些人操纵国家机构,拥有各种特权,占据了社会结构中的关键位置,在经济、政治、军事等各方面相互联系紧密,掌握着决策权,他指出。

货币所有权交易

在美国,政治制度的运作和金钱是分不开的。在联邦政府和利益集团之间的权力金钱勾连只隔了一道“旋转门”,这已经成为当前美国政治的常态,也让更多金主、财阀趋之若鹜,积极利用这一机制来影响政府决策,并派生出巨大的政治游说力量。根据美国媒体的统计,大约一半卸任的国会议员在华盛顿著名的说客公司聚集地K街找到了工作。

美国著名导演迈克尔·穆尔如是说:“华盛顿的议员们都是为华尔街工作的,他们的竞选资金来自华尔街,他们向华尔街和K街的说客们低头。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在2009年发表的报告中指出,“旋转门”现象在美国金融领域十分明显,导致监管松弛,成为2008年金融危机的主要原因。

不仅仅是华尔街,美国各利益团体都竭尽全力在政府中寻找代言人,并把他们放在一边。根据路透社的消息,谷歌、Facebook、亚马逊等科技巨头都打算在美国政府的“关键岗位”上占据一席之地。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消息,2020年,包括上述三家公司在内的7家顶级技术公司花费了6500万美元游说美国政府应对反垄断审查和监管。

在《私人帝国:埃克森美孚和美国权力》一书中,哥伦比亚大学教授SteveCoil写到,埃克森美孚的游说活动在华盛顿是最大的,它与20多位前国会参议员、众议员和议员助理等签订了合同。"该公司的规模和影响力如此巨大,以至于它有它自己的外交政策。"

"旋转门"使美国政治逐渐成为腐败的土壤,总统特赦权的滥用也是如此。特朗普在任的最后一天发布了一系列引起争议的赦免和减刑命令。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100多人中,只有18人获得司法部的批准,而这些人都是政治盟友、家庭好友和筹款者,甚至还有一些说客。

美国《今日美国报》称,总统特赦权本应服务于公共利益,但事实上越来越多地被用来换取政治利益,而这“只是另一条腐败之路”。

原创文章,作者:小馨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eduba.com/21465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