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在这个问题有多虚伪,重启价值观外交

2020年美国大选后,当选总统约瑟夫拜登表示,需要加强美国领导人的西方传统联盟,在世界上加强自由民主国家。拜登高级外交政策顾问也表示,即将上台的新政府对华政策的核心是通过民主国家峰会寻求明确北京的方案。像美国新政府这样以意识形态划线的价值观外交并不新鲜,其可行性也值得怀疑。

实际上,对外推进美国民主,建立民主国家联盟并不是新的想法,也曾被美国战略界的人否认过。本世纪初,共和党籍小布什在选举总统时提出推进世界自由和民主化进程,建立世界新秩序。9·11事件后,小布什政府以反恐为名,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期待推进大中东民主计划,结果美国陷入战争泥潭,不仅损害了自己的形象,实力也大大削弱。

正因为如此,美国前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在2015年接受《时代》周刊采访时,在中东强烈推进民主是不明智的。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再次提出建立民主国家集团的想法,但该集团应包括哪些国家,讨论哪些问题等难以统一意见,最终无果。

与此同时,美国自身内外政策存在的问题也难以扛起自由民主国家领导人的旗帜。另外,无论美国建国以来对美国原住民印第安人的屠杀和驱逐,非洲裔美国人在上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民权运动之前都不说制度上实现了与白人的平等,新世纪以来美国滥用无人机袭击、棱镜门事件、关塔那摩监狱虐待丑闻等事件的表现

美军在反恐战争中的无人机空袭行动始于布什么时候,之后在奥巴马任内蓬勃发展,奥巴马被反战者嘲笑为无人机之王。据统计,2014年美国无人机在巴基斯坦和也门约有1147人死亡,其中包括很多平民。特朗普掌权,无人机的空袭行动进一步增加,结果更多的平民死于空袭。美联联社2018年11月报道,美军无人机袭击,也门每3人中有1人死亡,其中包括无辜的孩子。

棱镜门事件不仅暴露了美国不仅侵犯了美国市民的隐私,还擅自窃听了德国首相默克尔等国际政治的通信和联系,违反国际关系的基本标准和国际法的行为与美国自封的人权卫士的名字相距甚远,很大的讽刺。正如前中情局员工、后逃俄罗斯的爱德华·斯诺登在个人回忆录《永久记录》中所说,五眼联盟国家与美国的窃听合作最为紧密,当这些国家的人们激动地将无限制的监听视为民主诅咒时,他们的政府与美国同流,有这种行为的民选政府国家实际上不再是民主国家。

看到虐待事件的关塔那摩监狱,这个监狱的持续存在是美国人权最大的污点之一。2019年12月5日《纽约时报》发表了关塔那摩监狱犯人的手绘图,在被监禁期间受到美国中情局虐待和酷刑的详细情况,包括水刑、蹲监狱、撞墙、抢睡等非人道刑罚。迄今为止,媒体报道美军广泛应用于恐怖分子嫌疑犯所谓的强化审查技术,其实是悲惨的无人道拷问。被关押在塔那摩监狱的人很少被指控,但被美国官员视为反恐战争的重要信息资产。事实上,在奥巴马任内,美国政府因其监狱爆发虐待丑闻而受到国际舆论的谴责,奥巴马期待关闭监狱,但受到军事和情报界的抵抗。特朗普上台后,他立即宣布关塔那摩监狱将继续开放,实际上忽视了美国国内和国际舆论对该监狱严重侵犯人权的指责。

综上所述,拜登政府希望重启所谓的价值观外交,就不能忽视美国内外政策中存在的严重侵犯本国和他国人民自由和人权的行为。如果美国想成为国际社会的人权卫士,首先必须去除自己存在的人权污点。否则,不仅不能给国际社会树立榜样,还会成为世界眼中的笑柄。

原创文章,作者:小馨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eduba.com/21404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