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报道国会暴乱是对美国政治制度基础的重大冲击

美国政治体系的基础受到国会骚乱的严重影响。

二百多年前,美国的“国父”在制定美国宪法时,想方设法避免由古希腊的“民主”所引发的“多数专制”和“暴民政治”,从而构建了一套以相互制衡原则为基础的“复合共和制”,以便这个新生的国家可以永远让理性占据政治舞台的中心位置。

但是这些先贤们从来没有想到过,他们千方百计想要避免的事情,现在却让特朗普“轻而易举地”搬走了。在北京时间2020年1月7日,特朗普的支持者从四面八方涌向华盛顿“勤王”,试图阻止国会正式确认选举团的投票结果。

令人不解的是,这场“勤王”大戏很快演变成一场骚乱,特朗普的支持者冲进了国会大厦,并引发了一场激烈的暴力冲突。这场暴动很快被警察严厉镇压。据官方发布的数据,暴动已经导致4人死亡,至少14名警察受伤,52名示威者被捕。美国媒体大肆宣扬,称这次骚乱是“特朗普的暴徒”(Trumpmobs)所为。国际社会也感到沮丧。英国首相约翰逊被戏称为“不列颠特朗普”,他公开表示,美国对国会的冲击是“错误的”。

这群暴徒表面上冲击的是国会大厦,实质上冲击的是美国政治体制的基础和其背后的核心价值观。一方面,美国宪法制定者设立“总统”一职,使之为一个强大而统一的“联邦”社会服务;另一方面,通过各种复杂的权力分散和制衡机制,遏制政治的民粹化。但是,在美国立宪者的计划之外,两党制和竞争性选举制度却成为一股“叛逆”势力。

虽然政治学者曾经指出,美国两党会通过追求“中间选民”的立场而逐渐趋于一致,但这一结论是基于相对社会共识的存在。随着社会分化,两党制与竞争选举制度的配合下,反而会出现“政治极化”现象。换句话说,美国的政治体制在某种程度上会通过选举使社会分裂。

但美国选举制度(包括初选制度)并不能阻止特朗普等“另类”政治家赢得总统职位。在这样的总统掌权后,他可以充分利用分裂的社会来构建自己的支持力量,从而形成右翼民粹主义模式。国会的这场骚乱就是在这种模式下发生的。在特朗普通过自己的社交媒体鼓动支持者采取“勤王”行动的时候,支持者们也变成了暴民,这更是美国政治体制及其核心价值观崩溃的时刻。

诚然,美国政治制度的弹性还在增强。例如,国家权力机关迅速控制了骚乱,而国会最终还是按照法定程序,而非所谓的“民意”,确认了拜登当选的结果。受到社会媒体“封号”的特朗普,即使“嘴硬”不承认败选,也必须承诺启动权力移交程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的政治制度和其核心价值观就是可以修复的,相反,即使在拜登执政期间,这一创伤似乎也不会立即痊愈。

这次暴乱让全世界看到,如果不作出改变,不仅“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将长期存在,而且也无法保证这种暴乱甚至是特朗普式的政治人物(包括他本人)将再次上台。这不仅是未来四年拜登政府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也是世界各国寻求秩序、稳定与和平的人民需要关注和思考的问题。

原创文章,作者:小馨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eduba.com/21387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