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美国800万人跌落贫困线 救市蛋糕却主要分给了富人

据《纽约时报》报道,随着联邦援助计划的到期,美国社会的贫困问题日益严重。研究人员发现,从5月到9月,约有800万美国人陷入贫困,贫困率不仅高于4-5月,还高于疫情爆发前。随着财富分配的日益不公平,美国社会的两极分化日益突出。

800万人陷入贫困。

《纽约时报》援引哥伦比亚大学研究人员的话说,尽管申请失业救济金的人数创下历史新高,但慷慨的财政援助计划,尤其是每周600美元的额外失业救济金和1200美元的一次性支票支付,直接使1800万美国人在4月份摆脱了贫困。

但不幸的是,这些都是暂时的。如今,随着一些最有效的联邦援助项目的到期,美国的财富分配正在发生巨大变化。研究人员发现,自5月份以来,约有800万美国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研究人员根据估计的家庭月资源计算出的月贫困率显示,9月份的贫困率不仅高于4-5月份,还高于疫情爆发前。就种族而言,非裔美国人和西班牙裔是最糟糕的。9月份,这两个群体的贫困率都超过了25%,而白人的贫困率为12%。

该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哥伦比亚大学贫困与社会政策中心的科学家梅根·柯伦(MeganCurran)表示,尽管美国政府2.2万亿美元的《医疗法案》(CareAct)并不完美,但该援助项目确实缓解了贫困问题。"如果高失业率像预期的那样持续下去,贫困水平可能会继续上升。"她说。

然而,从那以后,情况急转直下。随着救助基金的消失,就业市场长期没有改善,衡量美国穷人生活水平的许多指标持续恶化。根据世界经济论坛的调查数据,美国现在每五个家庭中就有一个对饮食问题感到焦虑。

失业潮是穷人的失业潮。

如果穷人能保住工作,即使没有政府援助,他们也能勉强度日。然而,可悲的是,这场流行病造成的大规模失业似乎是为美国的穷人量身定做的。多项不同口径的数据显示,低收入人群密集的行业受疫情影响更大,如餐饮业、酒店业等服务业。而高收入人群通常可以在家工作,受失业影响较小。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多次表示,疫情加剧了美国的阶级和种族不平等,低收入工人、非裔美国人和妇女受到的打击最大。他认为,美联储在处理非裔美国人高失业率和其他经济不平等问题时,可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利用其工具降低失业率。

然而,疫情爆发六个月后,美国的失业问题并没有明显改善。当地时间10月15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89.8万人,远高于市场预期,达到8月以来的最高水平。许多经济学家预测,美国劳动力市场可能要到2023年才能完全复苏。

现在美国一些经济学家把之前的劳动力市场复苏称为“K型复苏”——像这封信,高收入群体上升,低收入群体下降,仿佛生活在一个平行的世界。

更糟糕的是,穷人赖以生存的失业援助难以惠及所有人。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大约三分之一的失业者无法获得失业救济金。其中,大量无证人员被取消领取失业救济金的资格,部分失业人员缺乏信息渠道,根本不知道可以申请什么失业救济金。

存钱是富人的积蓄。

另一方面,自从疫情爆发以来,美国的超级富豪们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积累财富。以亚马逊CEO贝佐斯和特斯拉CEO马斯克为例。得益于不断上涨的股价,贝佐斯的价值在2020年上涨了650亿美元,而马斯克的价值飙升了2.4倍,超过了1000亿美元。

据美联储最新统计,美国财富金字塔前1%的人所持有的财富总量为34.2万亿美元,而财富金字塔后50%的人所持有的财富总量仅为2.1万亿美元,仅为前者的十五分之一。更夸张的是,美国最富有的50个人的财富在疫情期间增加了3390亿美元,达到2万亿美元左右,几乎等于财富金字塔中最底层50%人口的财富,贫富差距惊人。

虽然美国政府的2万亿美元援助计划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穷人的困境,但许多研究发现,这笔巨款以及美联储通过量化宽松释放的大量流动性,实际上已经流向了资本市场。分析师普遍认为,美股在连续暴跌后能够快速复苏的原因是,大量救助资金是最直接的驱动力。

美国总统特朗普曾多次公开吹嘘政府的救市政策,称“股价上涨人人有份”,但事实真的如此吗?美联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财富金字塔顶端1%的人口持有股市50%的资产,9%的人口持有股市38%的资产。可见股市表现强劲,主要是对富裕阶层有利,对普通人帮助不大。

目前,美国国会正在谈判新一轮纾困计划。对于中下阶层来说,他们迫切需要政府帮助度过困难时期。但是,即使新的救助计划能够实施,仍然难以避免资金主要流入中上层的口袋,这将进一步加剧贫富两极分化。如果把美国社会比作“橡皮筋”,那么它正被疫情越拉越紧。

原创文章,作者:小馨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eduba.com/21047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