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热度吧首页
  2. 趣闻趣事

美版钟南山吐槽?美版钟南山吐槽是怎么回事?

  美版钟南山吐槽?美版钟南山吐槽是怎么回事?

  当美国总统特朗普再次在发布会现场肆意甩锅、释放混乱防疫信号的时候,有人一个箭步冲上去抢过麦克风,把总统推下台!

  这样的场景设计,可能已经无数次出现在安东尼·福奇的脑海。

  作为美国首席传染病专家、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眼见美国7天内确诊病例从4000余例暴增至50000以上,福奇除了背负控制疫情蔓延的重任之外,最大的一个麻烦竟然在于——如何与总统的“无厘头”做周旋。

  当特朗普指责记者“缺乏外科口罩”的报道是假新闻时,福奇拿起麦克风说,“我知道你没有捏造事实”;当特朗普说某种药物取得良好疗效时,他会紧接着表态 “还需要测试”;当特朗普一口一个“中国病毒”大逞口舌之快时,福奇马上跟媒体澄清,自己“永远不会这样用”。

  这位在发布会上总是杵在总统身边,随时准备为总统不负责任的发言“找补”的传染病专家,因为大胆、敢说又专业的态度,已经成为美国“科学、理性抗疫”的代表。

  《华盛顿邮报》称他为慈祥的美国“抗疫队长”,中国网友则给了他一个更接地气的称呼——“美国版钟南山”。

  戳这里看环球人物自制视频

  在特朗普身边“走钢丝”

  在福奇看来,维系与特朗普的关系就像“走钢丝”。

  当地时间3月22日,福奇在接受美国《科学》杂志专访时表示,他对特朗普有关疫情的某些表态无法认同,但也很无奈:

  “我总不可能跑到麦克风前面,把他推下去吧。他既然已经说了,那就让我们下次尽量作出更正。”

  然而,需要“更正”的事情着实很多。

  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说, “从2月2日才开始对中国下发旅行禁令,这对减缓病毒向美国的传播产生了重大影响”,同时他还指责中国“应该提前3—4个月告诉美国新冠疫情” 。

  福奇显然觉得这样说不妥:“这么算要到去年9月了,可中国也不可能提前预知将要发生的疫情。”不得已,他计划下次与总统坐下来讨论这个问题时,顺嘴提一句,“总统先生,小心点,不要这么说。”

  3月19日,特朗普在记者会上称,氯喹治疗的治疗效果喜人,可能在美国抗疫过程中“力挽狂澜”,并表示氯喹已经经过批准,将尽快投入使用。

  福奇赶紧接过话筒澄清:“目前没有针对新冠肺炎的奇药。的确有氯喹能够治疗新冠肺炎的说法,但未经数据证实。药物效用必须经过严格的对照组实验才能下定论。”

  特朗普在同10家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高管举行的会议中,敦促在“几个月”内研发出新冠疫苗。福奇就从科学的角度反复告诉他,研制疫苗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

  特朗普多次企图用“中国病毒”的表述来甩锅,福奇没办法堵上他的嘴,就在接受采访时态度坚决地表示:“我永远不会这样用。”

  很多美国网友担心福奇的言论会惹祸上身,他就在采访中宽慰大家,自己并没有被解雇。

  可以看出,福奇努力想维持与总统的“交锋”不要火药味那么足。   

  他对《政客》表示,在告诉人们疫情真相和取悦总统之间存在微妙的平衡,“没有人希望和总统对立,但你必须找到一个平衡点,来保证自己一直说真话。”

  可慎之又慎之下,他还是“踩雷”了。

  3月20日的疫情发布会上,面对危急的疫情形势,特朗普却讲了一个冷笑话。可能身后所有人都习惯了,并没有作何反应,福奇却没能憋住。

  镜头捕捉到他一系列奇怪的脸部表情,先是咧着嘴似笑非笑,然后用一只手尴尬地扶住额头,无奈又沮丧的样子。

  ·传遍全网的 “福奇扶额” 动作。

  这个微妙的表情在社交平台上马上引起了热议,很多人表示完全能理解他此时此刻的内心世界。

  事后在采访中被问到有没有因此受到白宫的惩罚,福奇表示“无可奉告”。

  可3月22日和23日连续两天的发布会上,特朗普身后那个清瘦矍铄的熟面孔都没有出现,这顿时引爆了美国的社交平台,许多人在推特上询问 “福奇博士哪去了?”

  有美国记者忍不住问福奇缺席的原因,只得到“发布会内容与福奇无关,所以没邀请”的回答,显然这并不能平息人们对福奇被“除名”的猜测。

  拦不住他讲实话

  不论是作为NIAID所长,还是在疫情后紧急加入白宫新冠肺炎特别小组,福奇爱说大实话这一点从来没改过。

  早在1月中下旬武汉暴发疫情之时,福奇就表示,这听起来确实和SARS一样,像冠状病毒。

  当中国科学家公布了这种病毒的遗传密码后,他立即在研究所召集高层人士开会,明确提出:我们现在就开始研制疫苗。目前,NIAID与生物科技公司Moderna已联合研制出一种基于RNA的疫苗,并对4名美国人进行了接种。

  进入2月份,在美国政府对疫情轻描淡写,试图缓解与疫情有关的潜在恐慌时,福奇就曾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美国暴发新冠疫情是不可避免的。

  在国会上,他还驳斥了美国国内一度盛行的说法—— “这种病毒并不比普通流感或H1N1等疾病更致命”。

  他表示,流感的死亡率只有0.1%,而新冠病毒的死亡率是它的10倍。人们希望当天气变暖后,这种病毒能逐渐消失,但我们不能在这种假设下控制疫情的蔓延。

  

原创文章,作者:用户投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eduba.com/20273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