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偶像谈恋爱,被他索要了三百万

我和偶像谈恋爱,被他索要了三百万

写在前面

2019年初,我在北京参加某艺人新专辑发布会,被堵在路上,入场时几近没有坐位,末了我坐在最后排一名女生身旁,期间借用了她的充电宝,有一句没一句尬聊,她时而话多,时而又像被冒犯了,不说一句。结束时我们互加微信。约好有空一起饮酒。

没多久,大概三四天,我们在某酒吧碰面,我沾酒就兴奋,她也一样。进而她给我讲了她近十年来追星产生的大小事件,断断续续,精彩万分。

第二天酒醒,我问她是不是可将她的故事化名写出,她答应,因而便有了今天的文章。

我叫李兰,22岁,人生一半的时间都在追星,几近一无所获。

2017年夏天,我的生父拉黑了我,因而我连夜坐飞机去了成都,找我当时的男朋友小兵。他当年15岁,在某少年团体中,做明星。

那是我第一次主动寻求他的帮助,此前在我们的关系中,我扮演的是保护和金主的角色。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视他为救命稻草的我,那一次被他打了。

当时我下了飞机,在QQ上,问他在哪。这之前,我们一直通过QQ联系,他一直觉得QQ比微信好玩,十分幼稚。

他没回我,过了十分钟,我给他打电话,他没接。

我当时心如死灰,又给他发消息。

我说:小兵,你到底在哪?我有急事找你,速回消息。

又说:我在成都,刚下飞机,再不回消息,你以后别想从我这拿一分钱。

我在气头上,要挟他,我知道他一定能看到,他手机不离手,不回我只是不想理我而已。果不其然,在我要挟他不再给他钱以后,他回我了,给了我一个地址,我才知道,他在网吧。

半小时后,我在网吧门口,径直钻了进去。

网吧里一塌糊涂,到处飘着烟味,还有汗味,冷气不足,空气湿腻。

我边走边找他,几近扒着人脸看,最后在一个包间里找到了他。他虽然15岁,但身材高大,坐在沙发上,正聚精会神地在游戏里杀人。旁边是他组合里的队友阿华。

小兵最开始没注意到我,是阿华,他不怀好意地问我:你找谁。——作为明星,阿华明显比小兵更有警戒心。

我用手指指了小兵,然后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很不耐烦地转过来看着我。

说:别动我,等我杀完这局。

我没动他,只是冷冰冰坐在一旁,生闷气,我在想,他怎样不问我为什么突然深夜飞来成都,又因何气急败坏。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我果然没有游戏重要。

在我进了包间以后,我能感遭到,阿华有些不对劲,他在问我找谁后,就再没说一句话,只顾着打游戏,但他的确有点心不在焉,还因此被小兵骂了。

好像是阿华游戏里操作频繁失误,游戏输了,小兵就对他吼:你他妈行不行啊!

阿华估计也很烦,就反吼:就他妈你行!

我看着两个十五六的少年由于游戏吵架,更加暴躁,因而问小兵:什么时候走?

小兵语气发狠:走去哪?你想去哪!

我冷冷地说:固然是离开网吧。

小兵很不屑地对我说:要走自己走,路在外边。

我听了他的话,感觉头脑里涌出一股火,深吸了一口气,对他说:好,小兵,我走了以后你别求我,没钱的时候,别求我!

说完这句话,我盯着他,我看到他眉毛皱成一团,想张嘴但又没说话,我知道他一定不敢失去我,由于我是他的ATM,可能由于阿华在场,他不好意思放低自己开口挽留。

我没想到阿华会在这时候候开口,他撇撇嘴说:小兵,还是你行啊,都会私联粉丝要钱了啊!

然后我看到听了这句话的小兵面目狰狞,他对我大吼:滚!

我灰溜溜地走出了网吧。

出了网吧后,我无处可去,当时清晨一点多,街上人影稀落,因而我蹲在马路边,拿出手机打算找一家附近的酒店,顺便拉黑小兵。

只是还没等我定好酒店,就看到小兵和阿华已从网吧出来了,站到我眼前。

小兵身高一米八四,我抬开端看他,感觉他离我很远。

我和他对视,他对我说:站起来。

我站了起来,一是蹲着很累,二是,在那一刻我没来由的有点惧怕。

然后他拉着我开始往前走,走得很快,我像一个物件被他拎在手里。

我死命挣开他的手,对他大吼:“你有病吧?!”

他转过来歪着个脑袋和我说:你不是要走吗?我带你走。

我心想你他妈有病吧,因而报复地和他说:我和你有关系吗?你是谁啊?刚才不是还让我滚吗?

我以成功者的姿态说出这番话,看着小兵气的怒目切齿。

我本来以为我赢了,但没想到,小兵先是气得怒目圆睁,随后上前啪地给了我一巴掌!

那一巴掌打的我头一直响,差点站不住翻倒在地。

然后我哭了,没出声,蹲在地上。

那是我第一次被人打,也是第一次知道,原来人在很多手足无措的悲痛中,其实不能哭出声音。

小兵没动,照旧在喘着粗气,只有阿华说风言风语,说小兵:你可真行!

我当时心想,小兵,你可真行。

已完全不是当初那个我喜欢的少年偶像了。

我和小兵认识的时候,他在娱乐界刚刚有姓名。

得益于公司运作,算小着名气,没出圈,但在饭圈有声音。

当时我对某顶流失去信心,某次在机场接机他时,正巧碰到小兵,他很高很瘦,戴着口罩快步走过,同行的姐妹说,那是小兵,公司正打算推他们呢。

没几个人拍小兵,我那一刻鬼使神差小跑跟了上去。姐妹也没想到我就这么跑了。

我跟上小兵,和他说了几句话。大意是课业忙吗之类。

他摘下口罩边走边和我讲话,还让我早点回家注意安全。

在对前偶像失望之时,听到小兵这句话的我,直接被感动到了,然后我把准备送给顶流的奢侈品,直接塞给了小兵。事后想一想,我也说不清为什么要这么做,可能我当时只是想找个出口,甭管是哪一个艺人,只要对我表达善意,我都会把东西送出去。碰巧那个人就是小兵。

然后便一发不可整理,小兵成了我新的情感寄托。

尔后,我疯狂follow他的行程。接机,参加活动,也追机。给他送了不知多少奢侈品,几十万怕是有的。小兵也记住了我。——意料当中,在娱乐界,每一个明星几近都认得常给自己送大礼的粉丝,没谁和钱过不去。

而真正和小兵建立联系是在某次航班上,那一次,我买了头等舱,又暗中操作坐到了他旁边。

他也认出了我,我想他一定知道这不是偶合。但,谁会谢绝一个对自己死心踏地的粉丝呢,他主动和我聊天,我才发现原来我们两个那末像。

父母都离异,毫无安全感,都喜欢动漫,出门都一定带伞,——他的行李箱,我的包里,都有雨伞。

全部航程他一直在和我聊天,飞机降落前,他和我说,加个QQ吧,我当时听了一愣,心想不该是微信吗?

他说他们同学都玩QQ。

然后我们成了朋友,普通朋友。

真正产生金钱的来往,是加了好友两周以后的事了,我记得很清楚,这期间我们每天都尬聊。他某天和我聊天,说现在的公司太差了,虽然做了明星,但是赚的钱还是不够花,喜欢的鞋都买不起。

我当时听了不觉得奇怪,一来以他们组合的现状,的确没什么钱分。二来,那时候我早已不自觉对他魔怔了,他说什么我都信。

然后我给他转了一万块,让他买鞋。他开始说不要,我说就当我送你的中秋节礼物。

很扯,然后他收了,说长这么大,从没遇到像我对他这么好的人。我信了。

我们是在当年光棍节确立的情侣关系。

当时在闲谈,他和我说,现在他们班同学,好多都谈了恋爱。

我问你怎样不谈,他说他不喜欢小女生,觉得幼稚。喜欢比自己年纪大的。

我说你口味真重,他就哈哈哈地笑。

然后他突然说了一句:我觉得你就挺不错的。

我一愣,反逗他说:那我们在一起啊?

我没想到他说:好啊。——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坦白讲,我没怎样谈过恋爱,一直都在追星,爱idol,也没想到,自己真的能和idol谈恋爱。

不过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所谓恋爱,不过就是更天经地义地,要我的钱罢了。

在一起后,我们能碰面的场合,几近都是他的工作场合。他一般假装不认识我,或保持距离,当我是他的粉丝。

我由于这个和他吵过架,他那时候脾气还没这么暴躁,要末好言好语和我说公司不让谈恋爱,知道了他就完了,要末干脆冷脸不说话。

吵得最凶的一次是,在某次航班上,他提早和我说,别坐他旁边,给他人一点机会。经调查我才知道,原来那段时间他有一个大粉,疯狂给他送礼物表达好感,他让我给那个大粉一点机会,我知道后直接退了机票。

事后他对我小发了脾气,说:我要红,靠你一个人就够了吗?

那一次我没回复,他也没道歉。

就那一阵子,他事业稍有起色,忙了起来,很久才回我的消息,我们两个的聊天记录,最多的,就是转账记录。

一直到我去成都前。

在成都被小兵打了一巴掌后,我失魂落魄地离开了,他也没追。我当晚住在成都的一个酒店里,把小兵拉黑了。

半夜睡不着,清算了一下,前前后后给小兵花过的钱,将近有一百万。

当晚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和小兵再有联系了。

但没想到一个月以后的某天,小兵给我打电话了,但我没接,挂断了。

接连几次后,我直接把他电话也拉黑。

我以为世界终究清静了。但没想到,没多久我就收到了小兵住院的通知。

电话是阿华打给我的,陌生号码。我接起电话,就听见电话一旁那个没什么温度的声音对我说:李兰,小兵自杀了,没死,现在在住院,想见你。

我听到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大脑一片空白,我虽然对小兵深恶痛绝,恶心于他算计我的钱、打我,但毕竟他也只是个少年。

我非常没出息地去看了小兵,阿华也在。

然后我才知道,小兵有很严重的双相情感障碍,也就是俗称的躁郁症,情绪低落时就是沉默少年,暴躁起来就打人骂人乱发脾气。

在我们闹掰后的某一天,小兵独自在家里用刀在左手段上划了三下,不自杀的人不知道的,手段的动脉没那末容易划开,因而小兵多划了几下,然后倒在自家床上,血流了一地。

幸亏小兵的经纪人正好来家里找他谈工作,撞见了自杀的小兵,才救下他。

我到医院时,小兵已能说话了,他对我惨笑,完全没了当时打我时的戾气。阿华见他对我有话要说,就识趣离开了。当天小兵对我说了好多话。

他先是向我道歉,告知我他出院后也要转移到精神类医院,修养一段时间。要吃很多精神类药物,目前对外宣称的是闭关学习。

和我说之所以会自杀,是由于觉得活着太无趣了,公司不给他资源,爸妈离婚后都不管他,他觉得无依无靠,给我打电话是觉得对不起我,想和我说说话。

说如果病好了就退出娱乐界,做一个普通人,不再做明星梦了,明星梦不是他做得起的。

总之他说了好多,我当时被他的惨状和言语唬住了,乃至忘了自己被他打的有多惨,居然脱口而出:别,别退出娱乐界,太惋惜了,还是有很多粉丝喜欢你的。

我刚说完这句话,还沉醉在对他的哀怜中,就听到他紧接着的一句话,他说:可是我没有钱。

我当时就反应过来了,原来,他还是想问我要钱。

说了这么多,还是为了钱而已。

但他当时确切很惨,我就随口问他:你要多少钱。我心里想的是,我可以给他钱,帮他把病先治好,至于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却没想到他居然对我说,他要三百万。

我站在原地,想都没想,就说不可能。

他仿佛早知道我的答案,然后哀求着和我说:亲爱的,你答应我,然后我们永久在一起,好不好?

我还是摇头,我不再相信他了。

他见我不为所动,突然像变了一副嘴脸,前一秒还是可怜兮兮的模样,瞬间就又面目狰狞,对我说:那你走!

然后我走了,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

我和小兵的故事,在那个人命微贱的医院里,得到终结。

但却与阿华建立不近不远的联系。

说不近不远,是由于阿华一直给人生人勿近的状态。当天我从医院出来,阿华见到仿佛其实不意外,还陪我在外面走了走。

我有一肚子的话想说,我不知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会遭受这么多事。

我和阿华说,小兵问我要三百万。

他说他知道,小兵在问我要钱前,和他讲过。

三百万,是小兵计算过的。

我这才想到,我根本就没问,他为何要这么多钱。

后来我从阿华那里得知了一切。

原来,当时我去成都时,小兵和阿华约好在网吧打游戏,不但是单纯的打游戏,而是小兵要和阿华商量,如何从组合中解约单飞。

所以阿华见我进来才那末防备。

小兵之所以要解约,是觉得在组合里很蠢,还要和其他人一起分钱,本来赚的就不多,小兵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觉得自己单飞会更红。

在与我失联的一个月里,小兵找了经济公司协商这件事,对方不同意,说如果强行打官司解约,小兵要赔偿最少五百万。

我听了阿华的讲述,就不太懂,反问他:那问我要三百万也不够啊。

阿华听了我的疑问,笑了笑说:所以他自杀了啊,自杀以后,经济公司愿意以折半给他解约。

我愣住。

阿华紧接着又说:小兵老以为自己了不起,觉得自己是个人物,但其实他解约根本碍不到公司,不过就是放弃一个小艺人罢了。

阿华误解了,其实我当时愣住,不是由于公司肯放他走。

而是我突然想到,小兵自杀会不会也是算计好的呢?

阿华没说,我也没敢问,我觉得我不想知道真相了。

随后我顺着阿华的话说,可是小兵为何问我多要50万。

凑整呗,剩下50万可以用来花啊。——阿华说。

我还真是ATM了。

尔后的一段时间,我和阿华断断续续联系过一阵。

我也终究问出了我思考很久的问题。

我问他:你在小兵这件事里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他倒是没想过我会问这个,不过他还是回答我了,他说他的角色是:看热烈。

最初得知小兵要解约,他不屑,觉得小兵自大。

后来知道小兵私联我,他有过妒忌。

最后看清小兵,就想知道,小兵到底能作出什么花儿来。

当时我得知阿华的心理变化,有一刻觉得阿华比小兵成熟多了。

但后来发现其实不是。

不记得哪天了,阿华突然给我发微信,内容是:

“你送了小兵那末多礼物,有无想过也送我一个?”

我想都没想,就回了个:没有。

“为何?”

“没有为何。”

然后,阿华就把我拉黑了。

但我心无波涛,不会再由于他人的贪婪而难过了。

乃至觉得,是我咎由自取。

其后一段时间,我少有关注小兵和阿华的团体,偶有消息,也是从姐妹那传出,我知道小兵果然解约了,不知道他又是从谁那里骗到了钱。

让我惊讶的是,阿华居然也解约了。

不过毫无意外的是,失去公司庇佑的他们,小视娱乐界的他们,十五六岁的他们,不久后就查无这人了。

这件事我没对任何人讲过,现在讲来,也只是由于,我仿佛终究不再那末的需要庞大的事无巨细的安全感和爱了。也不是长大,而是由于经历太多,晓得了,这世上除自己,没人靠得住。

我无需再那末狼狈不堪地、卑躬屈膝地、丧失自我地,牢牢捉住一个人,怕他离开了。

距离去成都四个月后,我爸微信终究加回了我,和我道了歉,我接受了。然后拿着他的钱大把追星,至于这些钱花给了谁,就是另外的故事了。

原创文章,作者:用户投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reduba.com/13592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